假如我与你不一样,评论肖申克的救赎

云顶游戏官网,哈哈,按照"樊樊"大人说的就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美好友情史..呵呵~ 总的来说还不错的以第一人称的方式,缓慢的娓娓道来,立意主题也很好. 就是有一点,不只是我前面没看清楚..最后安迪要给瑞德的埋在大树石头下的东西,是安迪坐牢了近20年时告诉瑞德的,在这期间暗地没有出过监狱. 按照此逻辑,难道在进监狱之前,安迪就预测到会碰上这样一位老兄? 然后和他成为朋友? 以致后来将东西交给他? 难道安迪在进监狱前就料想到了自己今后的越狱之路,并且早已考虑好了到南方的那座滨海城市去吗? 没有,这种逻辑显然是不成立的.这也是我看到的这部影片最大的纰漏之处. 若有不对之处,欢迎指出.

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 alized.
监狱只是体制化的一种手段,现实当中还有其它很多手段。体制化可以看成使群体某个或者某几个方面成为一致。监狱的体制使人们丧失自由,由于人的天性,首先会讨厌它,接着是习惯(习惯是最可怕的,它使人们对一些违背天性的事情麻木),因为如果不习惯将会被体制制裁,就像影片中的胖子新犯人,最后依赖,当不自由成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后,本该是天性的东西却被从脑子中拿掉了。

     第一次看库布里克的作品,也是第一次在豆瓣上写影评,相信来看影片的朋友大多数已经看过了电影,那我就不再费力把全文概括性复述一遍,至于作者也好,导演也好,我不了解,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作品本身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所以总觉得非说点什么才好。
      原著该看,影视作品的长处自不用说,它们能够给予我们的视听感受是其他类型艺术无法比拟的。在这里讨论形式与内容孰轻孰重没有太大意义,值得肯定的是,这部电影的形式,已经做到我所认为的极致了。影片一开始,路边老流浪汉的镜头,他落拓的倒在路边,灰黑肮脏的衣物几乎与马路融为一体。Alex仍然注意到了他,我不认为Alex只是单纯的施暴,更多的原因在于,他厌恶那些丑陋的东西,厌恶老流浪汉低俗的乡间小调。摧毁“我认为不美的”,他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黑暗的地下通道里,黑色的老人在呻吟,白衣的少年挥舞着棍棒,场景的构造简直就像歌剧。
      相信你还记得少年在监狱的图书馆翻阅着圣经时的内心独白:“圣经的后半部分简直无聊透顶,吸引着读一遍又一遍的是它的前半部分,这里面充斥着战争、女人、希伯来美酒,妻子的美丽的女仆投怀送抱。”如果回忆起这段话,你会发现整部影片前四十分钟主人公Alex始终都沉浸在他旧约式的幻想中。
       首先是在舞台上,另一伙少年,他们同样穿着统一近乎滑稽的衣服,而舞台的中心,则是被施虐的少女。(影片中,“舞台”这一背景道具出现了两次,而舞台上的两个舞者,故事初被施暴的少女,故事末医院安排引诱Alex的女人,她们既在舞台上起着视觉的平衡作用,同时又平衡着整部电影。)我不同意一部分观影者所认为的两拨少年是因为“私仇”而斗殴的观点,我认为对于Alex来说,这并不是解决私人问题的方式,而是一场“战争”,他对对手充满了蔑视,认为他们施暴的行为是无聊的不断抽送,在挑起战争时甚至带了一丝拯救少女的高尚想法。
       这时你大概在嘲笑我啦,一个同情少女的人怎么会丝毫没有犹豫的对同样柔弱的老人与妇女施暴呢?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拯救”并不等于“同情”,我们怎么会对一个毫无交集的人产生真实的强烈的感情与关怀呢?Alex只是需要一个理由,为他浪漫的希伯来情怀,就像阿喀琉斯对海伦并无半分爱慕,他仍然率着千军万马攻向特洛伊。因此我试着揣测,Alex等人对于作家及其妻子的施暴,对他们来说,起码对他来说,几乎只是战争的余兴节目。这种抢劫与强暴,对于Alex而言,更像是一种仪式,他握着方向盘,似乎在驾着驰骋的骏马,以粗暴的夺走一些东西的方式,来自我证明。(因此我们会发现,当其余几人说出抢劫提议时,Alex的内心是拒绝的,说的肤浅些,他觉得LOW,LOW爆了,平时我抢,是为了开心,为了找乐子,为了战争过后剩余精力的发泄,现在专门为了钱去抢劫?他不能理解,就连最后他进入猫夫人的房子,更多的都像是为了维护自己作为老大的尊严,稳固自己的位置,而不是掠夺。)
        而在奶吧的一幕,则像是Alex对于战争与劫掠过后的宴会的理解了,四个少年,在干了一番罪恶的大事之后似乎应该纵情享乐一番,可是Alex选了这样一个方式。正如他所钟爱的第九交响曲,战争的庄严与震撼、劫掠的快活与振奋过去,乐章需要迎来静观的沉思。他无法接受希伯来式的美酒狂欢,他对于美的理解告诉他此刻应当冷静,应当以常规的方式欣赏美。
        最后他回到了家中,我惊讶的发现,原来他有着普通幸福的家庭,爱他的父母,并不是我原本妄自揣测的某个孤僻的收到家庭创伤的少年,而他对待父母,对待教育者,对待约P的女孩,都正常的不正常。惊讶之余我试着理解这样设计的意图,是为了让常规不常规吗?我们面对许多事情,都要求它合情合理。孤僻的人必然是有童年阴影,伤害他人的人必然是受过无数屈辱,工于心计的人必然是在涉世之初中暗箭无数,我们要求不合理合理化,就是为了让它们符合标准。可是标准是什么呢?大多数就是标准吗?
       男主角对母亲温柔尊重,他像我,像大多数人,所以合理。男主角对来访的老师毕恭毕敬,他像我,像大多数人,所以合理。男主角对调情的姑娘风情万种(原谅我用这个词!),他可爱,像一个好的情人,所以合理。那么他别的方面呢?他残忍且不知怜恤弱者,他不像我,不像大多数人,因为与我对立,所以他者就是错误的?因为我们不一样,所以我们不能一起活下去?
       就算不一样,也要容纳他者,这是人道主义精神所倡导的,那么怎么容纳他们呢?就算内部无法改变,外部也要与我们,与大多数人一致,男主角作为一个异类被按倒在手术台上安上了发条,他原本的快乐被赋予了强烈的痛感,舞台上出现的女子引诱他,他的内心仍然渴望占有,可是强烈的痛感却迫使他终止这一切。
       他原本的定位便是鞭笞耶稣者,世人却要将他强行拉入教徒中去。
       说强行拉入倒也不准确,毕竟“变成好人”是他自己的选择,不是每个人都有无数次的选择机会。等他重返社会之时,便体验到了自己旧约精神世界的另一面,史诗般的浪漫情怀已经被机制拆散,一发动便是窒息般的痛苦,充满强烈复仇色彩的宿命降临。若是主人公一跃而下死了倒好,也算是我们“大多数”的胜利了。
        可是罪恶与异类永不会消亡,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正与恶,好与坏,大多数人都在边缘艰难的徘徊,有人制定规则,有人打破规则。我们生而不同。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影视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如我与你不一样,评论肖申克的救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