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本恶,简洁明快的爆米花

《发条橙》改编自英国作家安东尼·伯吉斯的同名小说。美国导演库布里克在70年代将其翻拍,搬上大荧幕,但随即遭到禁播,直到导演库布力克去世后才的得到大众的欣赏和讨论。
       在电影之初,导演运用了怪诞的开场,充满性暗示意味的场景布局,似乎预示着整个电影的气氛。电影中,我们时常可以看到肆无忌惮的大笑,演员们舞台化的动作与台词,甚至以交响乐为背景音乐的种种艺术化表现形式。这些事物通常与高雅联系在一起,而导演却让他们与性和暴力同时出现。同时,电影中出现了很多后现代风格的画作与艺术品,它们带有鲜艳的色彩和性的暗示意味。以上种种,就和古希腊人崇拜男性生殖器,以拥有赫尔墨雕塑为荣一样,向我们展示着上世纪6,70年代,cult文化对人类本身本我欲望的解放与救赎。
在影片前半段,导演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充分自由的社会, 而这样的社会也缺乏应有的法律与秩序,以主人公为代表的恶势力如鱼得水。他们道德败坏,利用他人的同情心闯入私宅,伤害无辜。导演用交响乐作为背景,与主人公艾利克斯的暴行对比,体现了独特的美感。当然,暴力与犯罪是错误的,而导演的本意也不是讨论这个问题,但是他艺术化的表现暴力和性,无论对于电影还是艺术,都是一种偏锋文化的极致体现。
下面回到电影讨论的最大问题,即低劣的人性是否应该被改变?王尔德在他唯一的小说《道林格雷的画像》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事实上,这个世界并没有好影响这一说,因为对一个施加影响,就是把自己的灵魂给了人家。他就不是自己的思想,不是燃烧自己的情欲。他的美德对于她来说是不真实的。他也就成了别人音乐的回声。”可见,简简单单的影响都可能被人诟病,在影片中,Alex可以说是被泯灭了他最原始的人性,即性和暴力的欲望。
当由恶变善的Alex回到现实生活,人们也通过自己的方式向他表示欢迎。父母的冷漠,流浪汉的报复,昔日朋友的戏弄与虐打,被政府利用。这是我们看到导演对人性的第二方面讨论,即至善就是好的吗?结果也随着Alex自杀给了我们答案。
云顶游戏官网,当然,影片中也有诸多讨论政府的丑陋,国家机器在执行决策时总是朝着自身政治利益出发,他们将人的暴力本能,归结于精神疾病来进行无人道的行为主义疗法,通过药物和精神折磨将个体的人类洗脑成“发条玩具”,在上紧发条后抛回社会,政府有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走向自我毁灭。这无疑痛斥了唯利是图的政客采用无人道的方式来实现利益。但在我看来,导演对本我欲望和人性的讨论才是影片的重中之重。

电影的大情节很典型:setup:赛车手们。第一个峰谷来自于Peter的死和亚伦的入狱-出狱;第二个峰谷来自于长途奔袭与野马的消失。大结局是扣合上了第一个低谷的NB车PK掉了坏人并取得了完美。
这个片子不能从逻辑上仔细探讨,那就失去了感官刺激的欢愉。基本的逻辑纰漏是没有的——用我的话说,能够说得通的电影就是在一级导数上不犯错的电影,做二级求导可能会有问题——比如飞机驾驶员不与塔台沟通就能把飞机飞走。但是在一级导数上没有问题:飞机驾驶员是空军地勤、有黑鹰驾驶经验(自称,似乎也合乎逻辑)、违反军令会被关、哥们义气+利益激励。
细节的设计还在于经典的好莱坞式多想一步的设计。比如,在加油站警察追击的故事已经讲过了,那么这个加油站警察必然会因为汽车破坏被耽搁。但是这个大家都能判断出来的节奏,在细节实现上却用了狗链子、车轮被搞掉这样的一个手法。这种细节突破是本片的亮点,这种亮点利于口碑传播,提高上座率。
细节设计的NB之处还在于镜头的转换(电台主持的几个视角的切换)、剪切(很多)、内置广告(基本被苹果包场了)和声音(机车、场效、音量比例等等)的安排。当所有细节都做到位的时候,感官刺激就到位了。
最后是对极品飞车游戏的献礼:三辆警车为一组的关卡、嫌疑犯被按在地上戴上手铐、增加了震动感的第一视角、用飞机表现的俯视视角(这个是我最喜欢用的比赛视角)。。。
个人坐过最快的车是在高速上240km/小时从沈阳到北京。个人体验过的最危险的情形是120km的时候后胎爆掉。个人体验过的最刺激的驾驶是雪地上甩尾。以上的体验带入电影,用画面刺激想象10倍,肾上腺分泌带来的感觉还是很值得票价的。

没把结局看完,看不下去了。
从主宰到被主宰,支配到被支配,这种落差也是想象的到的。没有人愿意服从,但是社会的秩序环环相扣,下级服从上级似乎是毫无疑义无可争议的言论。弱肉强食,也是世界发展的不变规律。弱者从来都是没有选择的。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即使明白这个道理,也最终发现只有放不下的屠刀,到不了的佛祖。
以暴制暴的社会,无所谓的正义 。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影视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性本恶,简洁明快的爆米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