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致敬,观后随感

会让人联想到二重梦境中寻找坠落感的部分

一星,实在迷,三部没法用统一的主题去形容,第一部,确实击中了我,题材新颖,说真的如果只拍第一部就结束,后面的留给热情的观众去着急,去遗憾,去看原著,尽管原著最后也烂,但观众绝对会给这电影较高的评价,第二部,哈哈丧尸片,第一部给的悬念一下子全没了,然后就跑酷嘛,相比第一部落差太大,看完很无语,毕竟此类影片太多了,已经满足不了观众了,好吧,研制解药,嗯,对抗丧尸,嗯。到了第三部,不对,这不是丧尸片,第三部和丧尸没多大关系啊,丧尸是打酱油的,原来这不是冒险解谜,也不是末日丧尸,而是一部大制作,大特效的,友情片,是去救朋友来着,一来救米诺,二来找回女朋友,三来治好纽特,哈哈,到最后米诺纽特一换一???神经病啊,女朋友还死了???就差跳那一下子?而且就为了就那二十多个人,一座城没了,几万居民都没了。结局病毒还在扩散,丧尸没有消灭,一群人快乐的定居了,所以最后男主手里有那一管解药有什么用?既然最后没有抑制病毒,消灭丧尸,那女主哦不对,她也没多少戏份,不叫女主,那为什么要她成功研制出解药?

……

它构造的梦中梦中梦 三重甚至四重梦境

盗梦者“创造梦的世界,然后把主体带进梦里”——电影制造者拍摄电影,然后把观众带到电影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asispath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再次看《盗梦空间》是几年之后了。那时候的我特喜欢阴谋论。“每件事背后都有一个阴谋,如果没有就创造一个”。因此我就依葫芦画瓢,像模像样地分析了斋藤背后的势力,以及美国的司法是如何被日本的跨国公司所轻松操控的:毕竟斋藤一个电话,柯布就洗脱了杀人犯的嫌隙,这背后该有多么黑暗的和不为人知的交易啊。而且,柯布从事的职业,“严格来说,并不合法”。而这种职业,竟然还形成了产业链,从业人员还有非常专业、细致的分工。这背后,是什么势力在支持呢?于是,我洋洋得意地把这些所谓的“发现”写在了日记里,并觉得自己真是太成熟了,连这都能看透。

云顶游戏官网 1

第一次看《盗梦空间》,最关心的事情是最后陀螺到底停没停。把电影的最后一段重复播放了十几遍后,我终于说服自己:陀螺在最后已经失去了平衡,很快就会停下来的。得出结论后,顿感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心情无比轻松。

今天最高分给它

云顶游戏官网,“真实世界的五分钟,相当于梦里的一个小时”——而我们在电影院里只待了90分钟,电影里的人可能已经过完一生,历经生老病死,岁月沧桑。

这种构造在伪科学上的想象力

《盗梦空间》(Inception)上映于2010年9月,那时我刚上高三。当时,英语老师要求我们订阅了一种报纸,报纸头版、四版有些用英文写的新闻和散文,而二、三版则是晚自习考试可用的模拟卷。我第一次知道这部电影,就是在其中某期报纸的头版。看着电影海报中六个主要人物参差而落寞地站在城市的街道上,再读读剧情简介,不由得心生向往。同桌刚好看过这部电影,于是极力鼓动我看。我回答说:“好的,改天吧。”这一改,就改到了第二年8月。这时,高考已经结束了。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影视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一部致敬,观后随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