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机动队的世界离我们还有多远,平行存在的

      从小我就向往一些比较神奇的事情,长大后也经常会想类似这种回到过去的事情。而这部电影却能带给我这种神奇的感觉。
云顶游戏官网,      看着埃文从前做过的一件件事情,然后为那些错误的甚至是悲哀的事情,回到过去,去改变,去修补。确实,他能够改变结局,能够阻止事情的发生,但他改变过后发生的另一件事却是他始料未及的。这样他步入了一次次的轮回之中,为改变结局而踏入另一次的改变旅程中。
      在他的故事中,不断重叠不断改变的回忆是他的全部,那时他去餐馆找凯莉时,说了一些有关小时候的事情而导致凯莉自杀,于是他找来日记回到他们的童年阻止那件本不该发生的事情,矫正了凯莉父亲扭曲的心理。当他醒来时,凯莉就在他的身边。凯莉不是已经自杀了吗?有趣的是,他已经回到童年改变了那件事,所以后来的凯莉就没有自杀的理由了,不是吗?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故事情节。。。
      这样,他就和凯莉“再次”走到了一起,这种感觉,怎么才能形容。自己最爱的人死了,这种痛怎么能说的清。但是他却能回到过去,留住她,醒来时还能和她在一起,一起说天荒地老是他们的plan。这种幸福又该怎么表达呢?不知恰当不恰当,有时我会梦到亲人离去,那种感觉真的好难受,特别难受,不知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但醒来后,一方面在为刚刚梦而恐惧,另一方面又长嘘一口气,幸好这不是真的。 难怪埃文会一反往常,对她好的都不像是他自己本人。
      但事情是不会这么轻易结束的,凯莉的弟弟汤米从小受尽父亲的磨难,变的一无是处,而且刚从劳教所出来,姐姐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不想自己唯一的亲人把爱给别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自己的只有姐姐。所以他想尽办法来逼埃文离开凯莉。那天晚上,他又找到了埃文,并发现他们在一起,于是和埃文打起来了。在这场搏斗中,埃文将汤米杀死了。之后埃文也被关进了劳教所,遇见了一个耶稣信徒。这人挺不错的,我觉得,不过这部影片在这里有个漏洞,是我今天看的第三次发现的。
      这个漏洞是埃文取得这个信徒的信任时产生的,在这之前和这之后的情节中,埃文每次穿越,改变了某件事后,回到现实生活中,他改变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也就是说对于他身边的人来说这些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发生的。比如说,埃文让耶稣信徒看他的手,说在他看完日记后再醒来时手上会多出伤痕或是其他的标记。当然,在他回到小时候将手拍在案钉上后,他醒来,手上确实凭空出现了两个印记。这样这个耶稣信徒就相信了他可以回到过去。等等,其实这里是有问题的,因为如果他是小时候手受伤了,那么在他进入监狱前那个伤疤就已经存在,就是说他是带着这个疤进监狱的,即耶稣信徒在他穿越前就能看到那个印记,而且信徒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的手心本来就有。因为这部影片从头到尾有关穿越的部分都有这样一个理念。这样埃文是不能凭这种方法取得他的信任从而让他帮助自己抢到日记再次回到过去的。
      漏洞归漏洞,但是瑕不掩瑜,这部影片的内容却是挺吸引我的,我喜欢穿梭在这种神奇的感觉中,虽然埃文反反复复地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阻止许多他不想发生的事情,但却不会给人带来冗长,累赘,多余的感觉。我觉得这些都是必须的过程,而且我希望这故事能再长点,我希望埃文总能改变不好的境遇而不会被另一件不好的事情代替。可结局还是可悲的,其实他的生活是完全可以变得很美好的。但电影就是要这样演,不是吗?
      关于结局,我看过两个版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同一部电影,同样的演员,同样的剧情,怎么会有不同的结局呢?至今我还搞不懂。一种是埃文最后回到小时候,那时他拒绝妈妈带他去凯莉家,这样他和凯莉就不会相识,也不会导致他和凯莉以及那些小孩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醒来时埃文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但在影片的结尾处,他们在人海中又相逢了,只是如同陌路,凯莉根本不认识他,因为从未见过面,而他,纵使有千万句话要对凯莉说,他又该怎么开口呢?其实他还是可以追求她的,只不过他们失去了以往快乐的回忆。。。在彼此走过对方之后,他们都回头了。埃文回头是想多看一眼曾经最爱的姑娘,而凯莉回头也许只是出于女孩喜欢看到帅气的小伙子的缘故吧。。。。。。然后就这样结束了。而另一种结局是,埃文看着录影带回到了妈妈怀他时的肚子里,这时他就是腹中的婴儿,然而他的意识却是成人的,甚至他的脑中装载着几十年的记忆。他认为只有他不出生也就是在事情的开端就停止,这样才能挽救凯莉,才不会发生他出生后发生的所有事情。这样,他在妈妈的腹中就不断挣扎,想要死在出生前。就像看手相的老婆婆说的那样,他没有生命线,他不该来到这个世上。于是,他的妈妈再次流产了,在这之前她已经流产两次了,我估计跟埃文的原因是差不多的。好了,埃文从来就没出生过,他妈妈为流产难过了一阵之后,再次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多好的电影啊,却是这样悲伤的结局,在感慨埃文故事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想想自己啊,旦夕祸福,悲欢离合,谁能定啊?自己的亲人或朋友都可能离我们而去,即使你认为它很遥远。我并不是悲观,但是会感到害怕。是啊,该珍惜的就要珍惜啊,身边的人。我知道做的远没有说的那么简单,但是尽力吧。不然那一天到来时真的会后悔,而那时我却不能像电影中那样回到从前去弥补这一切。

那天在迪士尼,我指着大白的表演舞台,闪烁着荧光的穹顶如同一道道坠落的流星,我对表妹说,你看,如果未来的人描绘我们这个时代,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表妹莞尔一笑,“还早着呢”。我说,不早了,至少也是疯狂动物城的模样。我们相视一笑,没再说下去。

难道说是他的灵魂在不同的空间里游走?那岂不是每个空间的他都会有短暂的莫名的失忆症??

确实,现在的人类论灵活度比不过猿猴,论力气比不过黑猩猩,论奔跑速度大部分人类跑不过四足动物。对于生存环境的要求苛刻到极致,没有了衣物的庇护,在野外只能苟且残喘。连登上近邻火星都要穿得像个太空皮球,更不消说空手大战外星人了。

如果一个空间有他,另一个空间没有他,那平行的两个世界从能量上来说是不是就不平衡了??

前几日和表妹出去玩,途中突发奇想,问她如果和外星人相遇,人类存活的几率有多大。表妹一口否决,“人类如果赤手空拳,连大多数动物都干不过”。

回到过去的能力应该是每一个空间的他都有的,还是只有那一个灵魂才有??

正儿八经的影评说一两句:视觉效果色彩纷呈,完美营造我心中的未来都市形象。尽管最近看了很多科幻大片,还是要感叹下CG技术日新月异。相比较《黑客帝国》,我更喜欢《攻壳》和《超能陆战队》里五彩斑斓的繁华都市。也许是受了日式美学的影响,这两部影片不同于以往科幻片大面积使用冷荧光和金属色等性冷淡色调,而是更多地运用了高饱和度的大红和橘红,终于卸下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性冷淡范儿,充满了现世气息。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影视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攻壳机动队的世界离我们还有多远,平行存在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