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而发,在起承转合里极速飞驰的极品飞车

  我想说,“起承转合”是这部电影的灵魂,是赛车飞驰而过的鬼魅。
  电影的主演选择了亚伦·保尔是导演的明智,在《绝命毒师》好评如潮的时刻选用“小粉”来主演电影,赚来了大票的粉丝来看。而继《速度与激情》的男主角保罗·沃克的离世,飞车类电影被抄到了风口浪尖,让人不得不被其吸引并"捧在手上,合起了手掌"。所以,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赢了。
  这部电影在即将上映的前几个月临时改变成了3D技术,如此仓促的技术准备让大家都为之捏了一把汗。好在电影的类型是飞车类,从视觉和音效的体验上都让人能够迅速接受。这也是导演高明之二。
  再来说说电影的内容。从托比赢了地下赛车的比赛开始,这部电影就进入了“起”的阶段,渐渐的剧情发展让我们逐渐融入到演员的身边。值得一提的是,这第一场比赛有一个镜头是火车鸣笛比赛开始,随后是大家的跑车超过火车并且疾驰而过。这是需要记住的,也是于是电影向前发展的一种潜藏语言。而之后托比改装了福特野马,并且与迪诺有了赌约,这是电影的“承”。而就在剧情的发展到令人屏息的时刻,我们也以为托比就要赢了的时候,导演却把剧情重重的“转”了起来,并且“转”的够狠。他让托比的好兄弟利托车祸死亡,并且让我们的主角托比入狱,而这也是导演将剧情向上伸展的手段。
  两年之后我们的托比回来了,还在假释期的他却要报名参加里昂杯的比赛,而他向别人征用的正式当时他所改装的福特野马,而也是因为这辆福特野马,托比与茱莉亚走到了一起。而就在他们去参加里昂杯的路上却困难重重,索性都一一化解。值得我们注意的一点事,他一次次的超过警车,这是镜头里第二次应用这样的手法。到了这里善用技巧波动情节的导演并没有就此罢休,在路上我们的福特野马被撞了,并且警方扣下了这部车。又一次的剧情得到了转折,托比的前女友、迪诺的现女友帮助了托比,并且让他驾驶的是两年前消失的那辆红色法拉利。法拉利的出现其实已经证明了托比的无罪,但是他不愿放弃,依然将车开上了他复仇的道路,与其说是复仇的道路,也不如说他救赎的道路。
  最后他赢了,却在接近终点的时刻救下了自己的敌人迪诺,这是他灵魂上的救赎。而同时,托比又一次超过了火车,这也是电影呼应式的收尾。最后托比赢了,停在一座灯塔前,接受警察的逮捕。他趴在地上,望着灯塔默默的哭了。因为他的灵魂得到了救赎,如今的他好像被灯塔的光芒洗净了一样。有人问,红色法拉利出现了他不已经是无罪了么,为什么还要比赛?一切都是为了救赎。
  环环相扣的情节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导演的巧妙手法,而如此精妙的"起承转合"让我们愿意为其鼓掌。

        从个人英雄崇拜主义到团结就是力量,《复仇者联盟》里,美国队长、雷神、铁男、绿胖等全城出动。从群魔乱舞到对口相声,这款群英互动大餐俨然就是一场科幻界的春晚,让人着迷的早已不是故事剧情和个人演技,就图一个热闹和乐呵。
云顶游戏官网,        首先,就剧情来说,影片依旧是坏蛋统治地球,英雄们拯救世界的典型英雄主义叙事片,前期是各位英雄大PK,因为英雄这么多,不服气是一定的,后期就是团结一致对付外星人。剧情老套是肯定的,本来这种片追的就不是剧情。
        其次,就参演的各路英雄来看,还是各显神通的。钢铁侠演相声,负责搞笑;雷神化身心灵鸡汤,偶尔卖个萌;鹰眼侠负责无间和渣到底;黑寡妇负责秀曲线;独眼侠是导演,负责让英雄们组团演出;美国队长则扮演主持人,负责维持主旋律;只有绿巨人又要制造搞笑气氛、又要充当最强打手,太辛苦了!要是他知道其实完全可以射一颗核弹到传送门里就能解决战斗的话一定会一巴掌拍死编剧的。这就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若是你之前不是任何一个英雄的粉,很难在《复仇者》里找到除了听觉冲击和强悍特技外的观影感受。因为他们之间的互动和配合才是本片最大亮点。
        还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片子虽然乱炖,但不再沿袭常见的科幻叙事套路——人类与高智能生命的对立,不再重复“一个放逐异类、消弭恐惧的故事”,它隐隐的强调人类与高科技的和谐统一。某种角度上讲,它开启了科幻界的一个新里程碑。
        反观近期国产电影一副死也要站着的姿态,着实让人胸闷气短。也许一部电影的最高境界在于,让你彻底感动并感谢电影这种介质——只有它能给你某种快乐。

最近在空间上看到了一篇文章——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杨永信,然后查到了几年前柴静采访的视频资料,看到了所谓的电击式的行为矫正治疗。不由自主的想到要了发条橙,发条橙的主角接受了试验性地厌恶疗法,被迫地形成对暴力色情的厌恶心理和条件发射。但是厌恶疗法是可能失效的,行为上的善,心理上的善,不能统一,也是可悲的。(wodema,我在胡言乱语什么。)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影视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感而发,在起承转合里极速飞驰的极品飞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