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游戏官网】告密的孩子没糖吃,通往天堂

  一、黑暗和蜜蜂***

首先,我得承认我的确是不在乎晚上几点睡,只在乎早上多晚起的人...SO,凌晨2:30,我在小阁楼终于抚掌大笑看完《SCENT WOMAN》,觉得这个夜晚真TM美妙!(我正努力改正讲脏话的习惯)...

有回上课,大家学习访谈方法,便挑了个最简单的、每个人都有话可说的题目,童年。我们问到老师Linda, 她上小学时候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她刚上学的有一天,老师上课期间有事要出去一下,临走前叫小朋友们不要动。结果老师一走,就有小朋友闹将起来。老师回来后,Linda便把这情况报告给老师。结果当天下午,老师给Linda留下来作为惩罚。

  ***瞎眼的金丝雀***

   这个电影如果叫做《导盲人西门》,冲着片名应该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去看吧;又或者叫作《二个男人逛纽约》则会吸引更多女性观众。但是,他偏偏弄了个中文名叫《闻香识女人》,好啦,这下把男人女人都骗去看啦!男人想知道怎么闻香识的女人;女人想知道什么女人(通常会让人以为是电影的女主角)这么厉害;又或者一听这名字就觉得够小资够浪漫的伪文艺青年们!总之,趋之若鹜各取所需。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解:“为什么?”我问。在我看来,这算不算赏罚不清?凭什么惩罚一个不闹的好学生,让捣鬼的学生逍遥法外?

  大多数为生存忙碌的人是不相信奇迹的。那是只存在于书本或者遥远梦想中的奇葩,当年天真的孩子逐渐长大,他们便不再做梦。如果人们看不见奇迹,他们便不再留有梦想。就像瞎了眼睛的金丝雀便不再歌唱一样。

   为什么要叫范伯伯的第二春呢?我绝对不是标题党。对于英语不灵光的我来说范克和FUCK其实发音区别不大,干脆叫范伯伯来得礼貌得体。至于第二春,那纯属私人感受,后面我会细细道来。

Linda回答说:“因为我出卖了团队。”

  在电影“闻香识女人”中,剧本的改编弱化了弗兰克•史雷德中校的缺点、压抑和阴暗的一面,他虽然险些败给生活,却仍旧是一个勇敢的斗士。他对女人的喜爱与对气味超越常人的判断力让他更像个魔术师,创造奇迹的人。他对世界的仇视与热爱同在。而他的原型,意大利作家乔瓦尼•阿尔皮诺笔下的上尉法乌斯托,更加真实、平凡。他没有对气味的敏锐,整天躲在一副厚重的墨镜下,最大的兴趣是用恶毒的方式让自己高兴。他用尖刻的语言让身边人的痛苦昭然若揭。这是他对生活的态度:暴风雨比阳光更好,因为阳光只能制造寂静和安宁的假象,而暴雨让你知道身在何处。

   艾尔帕西诺...我草草一瞄,甚至以为是艾尔帕西施,这位伯伯真是帅啊,有些跟谁神似哈。跟那《赌神》时代的周润发。头发服帖向后梳,必定要叨着粗雪茄,穿夹克、外套、风衣三件套。当然,重要的是领带领结手表这些细枝末节。这是彰显男人品味的重要指标!

原来如此!我想到了一层,没有想到另外一层。老师让同学们不要闹,是她定下的规则,由她来执行判断和赏罚。小朋友打小报告,则违反了另外一个游戏规则:小朋友必须团结如一,不互相出卖。小朋友不听话,自有老师来收拾,自有家长来教训,至少在理论上,这应该是这个世界运作的方式。

  跟着法乌斯托游历罗马和那波利的大学生是典型的迷失的年轻人。他不喝酒,不玩女人,从没有任何想法,也从不作什么决定。他反而更像在黑暗中摸索踌躇不前的盲人。他像大多数人那样,对生活从不做过多思考,逆来顺受地忍受着痛苦,却不知道如何摆脱。

   我喜欢范伯伯霍霍二声再舔舔薄嘴唇,朝气蓬勃勇不服输,而且,多么帅又可爱的老头儿呀!

其实我们自己小时候也是,如果哪个同学如果动不动跟老师打小报告,会被其它同学瞧不起。只是这种时候,选择放在老师手里,你是鼓励学生这种告密行为,以扩大自己了解的范围,靠信息不对称来实施自己的统治?还是你根本就把小报告踢回去,不让小孩长大成一个个特务?混蛋?长舌妇?风平浪静的时候,这样的小孩不过是传播一下流言蜚语,一旦到了文革这样的时期,那就成了邻居、同事、亲人之间互相揭发,互相背后打黑枪的一幕幕惨剧了。

  九年前军事演习的一次意外让法乌斯托失去了视力和一只手。这让他的负伤没有任何英雄主义色彩,也谈不上什么荣誉奖章。仿佛刚刚还走在阳光普照的大街上,下一秒却突然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不过,他仍旧不同于普通的盲人,不同于和他处境相似的温琴佐中尉(他们是战友,温琴佐中尉也双目失明),因为他像“一张底片上的影像,突出于世间万物之外,以讥讽世间万物,使它们更显平庸,更显遥远”。防御外壳下,他心中的世界不断被摧毁着,剩下了断壁残垣。不过,他仍旧向世间万物开炮。不管你喜欢他与否,都得承认他让人心生畏惧。

   我自高三以来一直用香水,好长时间以来用的都是男款的绿茶,之前也用莲花毒药之类,我却给老婆买可爱的米奇。范伯伯一定不知道我用什么香水啦,外国鼻子怎么闻出中国味道来呐!

如果将这个小故事放大,戏剧化,那就是《闻香识女人》这部电影。中学生查理见证了一件恶作剧,学校胁迫学生供出朋友,查理不想出卖朋友,却要面临被学校勒退的威胁。然而选择出卖的美国人还是不少的。退休军官Frank说得更悲观:你的朋友乔治会说出去的,会像个金丝雀一样卖乖。你也会,查理,一旦你说了,我的孩子,你就加入到那美国成人那个漫长的、灰暗的队伍中间(Your friend George's gonna sing like a canary. And so are you. And once you've sung, Charlie, my boy, you're gonna take your place on that long, gray line...of American manhood)。我想Frank的担忧和悲观,更是反衬出Linda小学老师的无私和睿智。

云顶游戏官网,  法乌斯托凶狠、刻薄的诅咒常常让人咬牙切齿,觉得他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对此,他自有一套观点来回击——奇迹是伴随着魔鬼的。世界正因为惧怕魔鬼,才分好坏、善恶,奇迹是因为苦难而存在的。没有了制造苦难的魔鬼,自然也就没有了奇迹。有人认为犹大背叛了耶稣,是因为他等不及奇迹的出现,借此来帮助耶稣加快制造神迹的步伐。当然,很少人愿意以苦难换得奇迹,却有很多人因为内心的残疾和痛苦去追寻苦难,进行苦修。就像法乌斯托的堂兄弟一样,他没有选择待在条件不错的学校,而是做了教堂的神甫。他把那里当做自己的非洲,安慰不安心灵的栖息地。他甚至羡慕法乌斯托变成了瞎子,因为痛苦与他时时相伴,敦促他前进。这也成为了法乌斯托口中所谓的“魔鬼般的优势”。是的,他偶尔会从失明中体会一点点幸福,虽然这种幸福极其微弱、稍纵即逝。

   话说这位范伯伯是退役的中尉,因为一不小心弄瞎了眼睛又膝下无孩子跟着外甥一家人混吃喝,偏偏范伯伯脾气颇大,喋喋不休,简直就是个事儿精。他又和所有男人一样热爱女人、香烟和加冰的烈酒,他专制霸气风趣又寂寞。他不愿意同外甥们去外地过感恩节是因为已笃定做好自杀安排。孝敬的外甥替他找来一陪护,是博德大学的优秀学生,需要赚取这300元攒够回家过圣诞节的机票钱。

在中国,按规矩出牌的人反成笑柄,都想着通过投机取巧的方法达成自己之所需。你说这是大环境也好,小环境也好,或许我们都无法改变,不过如果你如果选择了一条道路,那不如顽抗到底吧,就像《闻香识女人》里头的那个查理那样。我改变不了世界,可是世界也别想来改变我。

  他就是一只瞎了眼睛的金丝雀,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仍然坚持唱歌,也许声音嘶哑、找不准调子,却比大多数人的歌喉都动听。

   是,他就叫西门。皮肤白皙大蓝眼睛,学习优良,家境窘迫。西门依靠勤工俭学和赚取奖学金生活。这是个干净的好青年。然后他和朋友A目睹了一群有钱公子作弄舍监的游戏,是A的朋友CBD。舍监是个贼眉鼠眼的家伙,那受得了这样的当众侮辱,一定要掘地三尺找出作弄他的人来。西门和A是确认的事情目击者,舍监就开始威逼利诱若二人不讲实话就开除。西门是哈佛的保送生,而且是减免学杂费的,决定保送名额的就是这一看起来义正言辞的舍监。

  ***黑暗和蜜蜂***

   对,我讲了半天还是2件不着边的事儿。好吧进入正题:

  “我们的任务是同这个不牢固的、不稳定的地球如此深入地、如此痛苦地、如此充满激情地相互渗透,使让他的真谛在我们身上无形地再生。我们是不可见的蜜蜂。我们不停地采撷可见的蜂蜜堆积到不可见的金色的大蜂房里。”——[奥地利]里尔克

   范伯伯带着西门去纽约准备回顾光荣过去享受正点女人然后就去寻死,西门一直在讲实话供出BCD还是自己被开除之间做艰难选择。这二个人各怀心思过这个感恩节。后来范伯伯没有自杀,并帮助西门解决掉了舍监事件,重新燃烧出对生活的热忱来。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影视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游戏官网】告密的孩子没糖吃,通往天堂

相关阅读